108 views

banner3 年,中国一个以“约炮”出名的 app 又在美国上市了,而且估值为 30 亿美元。

不要觉得 30 亿美元少,即便是 Nest 被 Google 收购,也不过是 20 亿美元而已。而再对比 YY,一家运营多年的大公司,美国上市时估值也不过 6 亿美元。而相比之下,陌陌不仅年轻,而且业务、营收也不如 YY 多元。

不过,现在不是讨论如何看待陌陌上市估值 30 亿美元高了还是低了的时候。如果你拥有一颗创业的心,或许你可以从陌陌上学习 3 件事。

陌陌 3 年,估值如火箭飙升

过去 3年,陌陌一共进行了 4 次融资,每一次融资额与估值都有大幅度的提升。

  • 2011 年 8 月,陌陌完成 A 轮融资,获得紫辉创投、经纬创投 250 万美元投资,紫辉创投的郑刚给陌陌估值 1000 万美元;
  • 2012 年 8 月,陌陌完成 B 轮融资,由经纬、阿里资本、DST 联合投资 4000 万美元,据华兴资本消息,估值约 1 亿美元;
  • 2013 年 10 月,陌陌完成 C 轮融资,由阿里巴巴投资 1000 万美元;
  • 2014 年 4 月,陌陌完成 D 轮融资,获得红杉资本、云峰基金控制的 Rich Moon Limited 和 老胡环球基金 一共 1.8675 亿美元投资,据传估值已达 20 亿美元。

可以看到,从一开始的 1000 万美元,到 1 亿美元,再到 20 亿美元,再到现在的 30 亿美元,陌陌的估值是指数级的变化,如火箭般飙升。你或许可以怀疑陌陌的前景,不过从投资者对陌陌的态度来看,陌陌的 LBS 社交与 O2O 流量分发,至少是中外投资者们都喜欢的故事。

竞争对手们迟钝的 3 年

唐岩说,“在陌陌创业之时,社交产品倾向于将线下社交关系转移到线上, 而陌陌将重点放在了线上重建社交关系。”这是他认为陌陌之所以能取得今天成绩的关键之一。

换言之,早期陌陌和其它社交 app 不一样的是,没有试图转化熟人关系,结果很幸运地避开了微信,并且通过发展新的社交关系,让人拥有并形成新的朋友圈子。不过更加幸运的是,那些原本可以直接威胁陌陌生存的公司与产品,却迟迟才反应过来。

首先是豆瓣,它完全可以基于“同城”来做 LBS 服务,但是可惜没有。结果豆瓣同城的 app,和手机 QQ 早年的遭遇一样——仅仅是对 PC 互联网产品的移植,然而忽略了移动互联网上存在的更多情景。

当然,豆瓣也不是没做过基于 LBS 的 app。你可能还记得豆瓣几年前推出的“对角”,同样是一款“基于地理位置,为移动用户提供生活发现服务的产品。”

然而,就好像 Keso 在知乎上所评价的,“对角的产品设计有点饶,一个新用户,打开对角,面对的是空空如也的‘附近’和‘关注’。我想它的思路是,你通过对地点的关注找到臭味相投的人,然后通过对人的关注,找到更多地点。这是一个完全基于消费分享的应用,也是一个完全不提供‘Check-in’功能的 LBS 产品。你可以搜索地点,但不能搜索用户。所以这个产品的价值,只能来自大量用户的使用,但在初期,每个用户可能都是孤单的,自说自话的。”

“对角甚至不能像第三方 LBS 应用那样同步个人活动信息到豆瓣,这就只能通过对角本身,去慢慢发现更多同好。”换言之,豆瓣完全将对角当作独立的产品看待,而没有为它导入豆瓣已有庞大的社交关系。但如果,豆瓣将用户重新转化到“对角”上,或许陌陌的发展不会那么顺利。

另一个可以威胁到陌陌生存的是 QQ,它拥有比豆瓣更加可观的用户量,沉淀更多的社交关系,同样也可以基于 LBS 玩出很丰富的花样。但就好像前文所说的,手机 QQ 部门原本相当于 QQ 桌面版的附庸,缺乏自主性,因而错过了对移动场景的发掘。

现在 QQ 已经回过味来,在新版的手机 QQ 中增加了“约会”的功能,以及在之前的版本更新当中,也增加了“兴趣小组”的尝试,试图通过更多维度来激发新的社交关系。但是,这一切都发生在 2014 年,在 LBS 社交上,陌陌已经领先这些对手 3 年。

看脸的互联网

因为“Mike 隋”陌陌一夜变成约炮 app,也因“约炮”而成名。尽管唐岩过后解释陌陌从没有做过下半身营销,而将陌陌上的“约炮”现象归咎为一线城市发展的浮躁,并强调约炮香殿部分也是由于陌陌的开放性和自由度所导致的。

不过,撇开道德层面的争议,实际上约炮也属于一种社交行为,而且需要直接交流,并能确定双方的位置才能成功,陌陌是基于 LBS 的社交服务,天然为约炮行为提供工具的基础,因此在这个平台上出现约炮行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而且对于陌陌来说,人们在上面“约炮”反而对产品的形象有帮助——这表明,它是一个很多人用的 app,因为只有足够多的男男女女使用,才存在约炮的可能性;另外一方面,这也表明用户群体的活性够高,社交产品有大量用户却相互不说话,只能表明注册了大量的假用户

另外,以“约炮”为名,陌陌也成功获得大量互联网圈子以外的人关注,而这些是陌陌着重希望发展的用户。而且,因为“约炮”这个标签让人印象非常深刻,当人们提到“约炮”时就会想起码陌陌,这对陌陌的宣传十分有利,为它持续获得投资人投资,吸引人们关注提供了方便。

结合我昨天对小米专利纠纷与抄袭的评论以及陌陌因“约炮”成名,最终成功在美国上市,我总结了一个互联网产品的规律:“互联网上,人丑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出名。”只要出名,就有流量,就有关注度,就有发展的潜力空间,以及融资的可能性。

是的,互联网是一个看脸的主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