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views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一款智能手机应用往往能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走红,但每一个走红的故事却各有不同。

这几天在德克萨斯州奥斯丁举办的SXSW大会上,一款名为Meerkat(猫鼬)的移动应用火了,但它的火绝不是偶然,号称没有做任何宣传推广的Meerkat创始人选择让其产品在此次大会期间亮相,一定有着深远的策略考虑,同时,几天前惨遭Twitter封杀的消息,多少给这款刚刚诞生不到一个月的应用带来点悲情色彩,一个弱者被打压欺负的形象迅速在人群中赢得同情和好感,反而助涨了Meerkat的用户量在短时间内出现爆发式增长。

Meerkat的神奇故事刚刚开始,但这个故事还能延续多久,是个难以回避的问题,毕竟有太多应用在我们面前“昙花一现”。对于Meerkat来说,未来如何控制不当内容和敏感内容的传播,如何应对在线直播视频流量耗费巨大的限制、如何保持用户的兴趣等,都是不小的挑战。

但Meerkat的出现提醒人们,移动互联网社交或许已经或即将进入第三个子阶段:直播视频分享阶段,或许它将和Twich等直播类应用一起,成为该阶段的里程碑性质的公司。

  迅速蹿红的社交应用:天时地利人和

SXSW大会是每年3月在美国德克萨斯州奥斯丁举办的集科技、音乐、电影等于一身的综合性活动。该大会最早仅仅有音乐的环节,但自从1997年纳入科技创新环节后,该活动成为很多科技界人士关注的重要场合,并且历来是很多创业公司腾飞的土壤,Twitter、Foursquare便是其中的例子。

今年,最火应用这一称号当之无愧地落在了一款名为“Meerkat”的应用身上。这款应用非常容易向别人解释它的功能:用于在线视频直播,基于Twitter平台,使用Meerkat可以向你的好友视频直播你身边正在发生的事。

但与其他创业公司办展台、搞活动、发奖品、参加比赛等高调地宣传所不同的是,Meerkat却非常低调地亮相,而且一出场就是一副受害者的姿态。

在大会开始一周前,Meerkat惨遭Twitter封杀接口,同时有消息称,Twitter收购了另一家名为Periscope的功能和Meerkat十分类似的创业公司,这些行为无异于想将Meerkat扼杀在摇篮里。

带着悲情色彩的Meerkat,一开始就赢得了人们的同情和好感,并且由于参加SXSW大会互动创新环节的参会者,本身很多都是创业者,因而很容易在他们中间产生共鸣。

Twitter“封杀”Meerkat,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其获得更多的支持。

另外,Meerkat创始人选择将产品带到SXSW大会这样的场合亮相,绝不是巧合,而是有着很深的策略考量。

SXSW大会每年有超过3万人参会,人气之旺自然不用说,最为关键的,是这些人群大多数是大多数都是站在科技创新潮流最前沿的“潮人”,他们对于“新奇特”的科技创新产品天然有着浓厚的兴趣,同时,这些人在大会期间的社交需求十分强烈,期望通过这次集中的聚会,扩大资源交际圈。于是,Meerkat很好地满足了这群愿意“尝鲜”,同时有着强烈社交需求的人,他们在无数的小型音乐会、电影试映、明星见面等活动现场,愿意使用这款“最新最潮”的应用,告诉别人自己眼前正在发生些什么。

身穿带有Meerkat logo的明黄色T恤的创始人本·鲁宾(Ben Rubin)在接受TechCruch采访时说,“人们很自然地愿意主动推广它,我们并不是来到这里让人们关注我们,他们都是很活跃的群体,这一群体自然而然在推动我们前进。”

鲁宾多次提出了“社区”(Community)这样的概念,这让Meerkat显得更像一个小众的更“酷”的社交产品,这对于寻求标新立异的人群来说,也同样极具诱惑力。

他在SXSW大会期间,仅接受了几家科技媒体的采访,没有参加任何演讲或小组讨论活动。在奥斯丁的街头巷尾,也很难找到带有Meerkat logo的宣传海报。

从2月27日正式上线以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Meerkat已经拥有了约十几万用户,其中大约一半是在SXSW大会期间加入的。

  会否昙花一现

Meerkat火了,但是伴随着SXSW大会的人群逐渐散去,这款社交应用还能火多久?毕竟,我们曾看过太多应用的昙花一现。

实际上,Meerkat本身也是一个“无心插柳”的产品,他是由以色列开发公司Life On Air的首席技术官Itai Danino最初为了公司的视频流媒体产品Air而开发,并非直接面向广大普通大众,但在该项目的联合创始人鲁宾的带领下,Meerkat成为了一款有着大众社交潜力的产品。

据鲁宾的个人Linkedin页面资料显示,他曾在因特尔以色列公司从事运营管理方面的工作,2013年初与合伙人在旧金山联合创办了Air 公司,致力于开发视频流类应用。他毕业于以色列理工学院,获建筑学学士学位。

在Meerkat一举获得大量关注后,该公司的10名团队成员开始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打造这款“副产品”上。目前,该公司此前的两款同样用于视频直播的App应用Air 和Yevvo都已下架。

但是,Twitter不久前的封杀对其来说可以算得上是致命打击,因为基于Twitter,Meerkat能够很容易地和自己的社交圈分享视频直播,但没有了Twitter的平台,Meerkat如何保持用户的社交互动?

在接受雅虎采访时,鲁宾说,Meerkat需要解决用户如何找到更多其他用户的方法,但同时他强调,Twitter的举动,反而加速了他们要做自己社交平台的决策过程。

目前,用户可以在Meerkat应用搜索其他使用该应用的用户,同时,用户依然可以在Twitter上分享其个人的Meerkat账号其Twitter上的好友点击并关注。

另外就是Meerkat本身的视频直播的社交形式是否能被广泛接受,无论是从社会文化角度还是从用户使用的现实角度,都是值得更深入探讨的话题。

由于用户群体五花八门,分享的直播内容也会千奇百怪,不难联想到,Meerkat未来会碰到像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平台同样碰到过的敏感内容、不当内容等问题,另外,和图片、文字甚至短视频所不同的是,视频直播将消耗大量的流量,在没有wifi的环境下,对于用户来说是个实实在在的不容忽视的限制因素。

另外,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用户的注意力很容易被转移,在短时间内积累的大量用户,有很多是抱着“尝鲜”的心态,未来这些人是否依然是活跃用户,是否依然会不断打开这款应用去分享身边事或者观看别人的身边事则很难说。

但无论如何,Meerkat的迅速走红,可能代表了一个新的移动互联网子阶段的到来,第一阶段是以Twitter为代表的文字式分享,接下来是Instagram和Snapchat等图片为主的分享阶段,Meerkat或许有望成为直播视频分享阶段的里程碑式的公司。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