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views

去别人店里偷服务员

原麦山丘刚开第一家面包店的时候,大家对这个品牌很陌生,招服务员都是一个个打电话给招聘网站上挂简历的人。和他们解释自己是一个不一样的面包品牌,主厨是台湾的面包冠军等等。即便这样,招人的速度也赶不上用人的需求。

后来,市场拓展负责人Taco想出了一招。他踏破了北京星巴克所有店的大门,在一个个店里泰然自若地喝咖啡。当然,实际上是在用余光观察服务员。看到哪个服务员服务很棒,就向那个人介绍原麦山丘。

还有一次,他带一个女人去一家餐馆吃饭,吃完之后,店长和他说,“你们两个看起来很好哦,刚在一起了吧?” Taco很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那个店长说,“所有坐在吧台这吃饭过的客人,每一个我都记得。看得出这一次你们来,比上一次还亲密。” Taco赞叹店长敏锐的观察力,马上递上名片,说,“你可以考虑下来我们原麦山丘工作。” 后来这个店长成为了原麦山丘的储备店长。

讲起创业公司如何挖人时,Taco说,“哪怕聊了以后对方不来也没关系。就像,漂亮的妹子一般都有男友,不能等人家分手了才和人联系啊。要从认识第一天起展现自己的好,而且要多角度的,让她受委屈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结婚了又有什么关系,就是要让她知道你就是全世界最适合她的那一个。”

自己写程序在豆瓣读书上抓取人

熊节觉得一个好的程序员应该读过那20本好书 ——《重构》《精益创业》《敏捷软件开发》《测试驱动开发》等等。他在为ThoughtWorks组建成都分公司团队的时候,发愁正统招聘方法太慢了。于是,他花了几个晚上用自己高中自学的水货代码水平写了一个程序,去抓取豆瓣上读过这些技术书籍的人。然后不断递归,再抓到这些人都读过其它什么书,再继续抓读过那些书的人。抓了几万人之后,他再用Hadoop来分析,筛选出了几十个技术大牛。

他把这些大牛的豆瓣账号扔给了公司女HR,让HR去一个个发豆邮勾搭。

(附上程序代码,开源的~ https://github.com/gigix/DouMine )

去大公司门口举牌子

当时摇摇租车刚创立,公司里缺人,创始人把招人的重担交付给早期员工张涛。张涛想着去大公司挖人。挖人的时候两种人比较好挖,一种是钱少了的,另一种是受委屈的。江湖上传闻,某度公司的员工常常受委屈,于是张涛手写了一块招聘广告牌,像机场出口处接人那样,天天站在某度大厦门口。

不少受委屈的员工看见了张涛和他的那块广告牌,纷纷上前和他聊天诉苦。就这样,他挖来了几个核心员工,完成了公司最早期的团队的组建。

看遍想挖的人的所有社交网络然后写封长信

张潇雨在没有产品没有团队的时候就为云报销找到了投资,然后才开始寻找合伙人。选择合伙人总是需要很谨慎的,于是项目启动了大半年他还是光杆司令,他总说,找合伙人比找老婆可难多了……(当然他也没有老婆)。

后来,他看中了一个朋友的朋友。为了搞定她,张潇雨用上了类似于追女生的技能对这个合伙人发起了猛烈的追求——他花了一周时间把她过去五六年的豆瓣、微博、微信朋友圈的上万条状态全看了一遍,读了所有博客,还分析了她近五年的读书记录,弄清她这几年关注点和兴趣是如何变化的。

看完之后,张潇雨花了半天的时间写了一封快5000字的邮件给这个合伙人。邮件里,他没有画饼这个市场有多么大,也没有忽悠这个公司有多好的前途,而只是不断引用她在自己的文章里或微博里写过的某些话,然后告诉她,他们的想法是一样的,价值观是契合的,强调只有这样的人一起创业才能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一起度过。

之后,他有一个做公众演讲的契机,除了自己的整个团队,他还特意邀请了这个潜在的合伙人来。事前,张潇雨花了不少时间准备,还看了一本关于如何演讲的书,以及怎样做Keynote的教程,最终,演讲的效果很好。于是,这个潜在的合伙人不但有了一个更进一步了解他的机会,还和整个团队第一次见了面。大家在不那么正式的场合一起聊天,气氛也很融洽。

几天之后,她就和张潇雨说,她决定正式加入他们的团队。后来张潇雨感慨,找合伙人和找女友的标准差不多,都应该事后在心里暗自说:我靠TA真是瞎了眼吧才看上我…

把公司周报月报各种报告都转发给他,烦死他

张向东做久邦数码的时候,一直想拉自己的朋友常映明来帮忙公司做运营。常映明很关心自己朋友,但是又不太愿意离开之前的那个公司。于是张向东把公司里从上到下大大小小的各个报告和问题都用邮件转发给朋友,让他一起看看,给提提意见和建议。

张向东周周转周报,月月转月报。朋友看这些邮件看得心塞,恨不得卷起袖子亲自来解决那一堆问题。

半年之后,常映明终于忍无可忍,加入了他们公司做COO。

面试题:写一封分手信

Strikingly笔试的时候有一道题,是几个创始人想出的,请你给自己男友/女友写一封分手信。这不是为了测试一个人是否能撒一个好谎,而是看看一个人是否能在艰难和尴尬的情况下顺畅地沟通,清晰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想法。这样的情形在工作中经常遇到,特别是当一个用户很生气的和你反映问题时。

回答这个问题的人有写诗的,有画画的,也有给前男友出考试题的。有一个女生的分手信,以“吃”为主题讲了两人从认识到分手的故事。她用几道菜总结了两人的共同和不同,为什么相识而为什么分手。其中说到:“寿司——你说你爱吃日料,我却发现你用饭去沾酱油。橘子鸡——你说你最爱的中餐菜是橘子鸡,那却是在美国发明的。” 这个人当场被录取。

每次被拒绝时利用他人的愧疚心理让对方给介绍另一个人

文一本来想拉一个多年前带过的工程师加入自己的创业公司优拍,聊了很多次,这个工程师被感动得不行,可是就是来不了。

于是文一趁这个工程师还处于拒绝自己的愧疚之中,逼着他再给介绍一个工程师。这个工程师想来想去,把自己老婆的好朋友介绍给了文一,一个在BAT工作的博士。

结果这个博士也说自己来不了,只好把自己的师弟介绍给了文一。这样一波三折,他终于把这个师弟招了进来,得到了一个宝贝工程师。

这符合了那个“拒绝—退让”的心理策略 —— 假设你想让人答应自己的一个请求,那么先提出一个比较大的、极可能被拒绝的请求(加入我们公司),然后再有技巧的提出第二个请求(给我介绍个靠谱的人),让对方觉得自己让步了,于是他会觉得自己也有义务让一些步,于是就同意了相对小的那个请求。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