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views

19531113日,丹麦首都哥本哈根。消防电话总机在清晨三点半收到一个电话。二十二的年青消防埃里希在班。

喂喂!里是消防电话的那端没人回答,可是埃里希听到一沉重的呼吸声。

后来一个十分激的声音,救命,救命啊!我站不起来!我的血在流!

慌,太太,埃里希回答,们马上就到,您在那里?

我不知道。

不在您的家里?

是的,我想是在家里。

家在哪里,哪条街?

我不知道,我的头晕,我在流血。

您至少要告我您叫什么名字!

不得了,我想我撞到了

不要把电话挂掉。

埃里希拿起第二具电话电话公司,回答他的是一个年老的男士。

您帮我找一下一个电话的号户现在正和消防总队电话

不,我不能,我是守夜的警,我不懂些事。而且今天是星期六,没有任何人在。

埃里希挂上电话。他有了另一个主意,于是那女人:你怎找到消防电话的?

写在电话机上,我跌倒把它拖下来了。

那您看看电话机上是否也有您家的电话

没有,没有的任何号快点来啊!那女人的声音愈来愈弱。

您告我,您能看到什么西?

我看到窗子,窗外,街上,有一路灯。

好啊──埃里希想──她家面向大街,而且必定是在一不太高的楼上,因她看得路灯。是怎的?」他继续查问是正方形的

不,是方形的。

那么,一定是在一个旧区内。

您点了灯

是的,灯亮着。

埃里希,但不再有声音回答了。

需要赶快采取行!但是做什么?

埃里希打电话给上司,向他述案情。

上司一点法也没有。不可能找到那个女人。而且,他几乎生起气来,那女人占了我的一条电话线,要是哪里生火警?

但是埃里希不愿放弃。救命是消防队员的首要职责!他是这样被教的。

突然,他起一个狂的念。上司听了,吓坏了:会以原子争爆了!在深夜,在哥本哈根这样一个大都会里 ……”

求您!埃里希持,赶快行,否全都徒无益!

电话线的另一端静默了片刻,而后埃里希听到答复:好的,我么做。我上来。

十五分后,二十救火在城中出响亮的警笛声,每辆车在一个区域内四面八方的跑。

那女人已不能再说话了,但埃里希仍听到她那急促的呼吸声。

十分后埃里希喊我听到电话来警笛声!

队长发对讲机,下令:一号,熄警笛!而后转问埃里希。

听到警笛声!他答

二号,熄警笛!

听得

直到第十二辆车,埃里希喊在听不了。

队长下令:十二号,再放警笛。

埃里希告知:在又听到了,但越走越

十二号掉回队长下令。

不久,埃里希喊道:又逐地近了,在声音非常刺耳,应该刚好到了正确的路上。

十二号,你找一个有灯光的窗

有上百的灯在亮着,人在窗口生了什么事!

利用音机!队长下令。

埃里希电话听到音机的声音:各位女士和先生,我正在找一个生命有重危女。我知道她在一有灯光的房里,关掉你的灯。

所有的窗黑了,除了一个。

了一会儿,埃里希听到消防队员闯入房,而后一个男音向对讲女人已失去知,但脉搏仍在跳。我立刻把她送到医院。我相信有救。

索恩达──是那女人的名字──真的救了。她醒了,几个星期后,也恢复了记忆

看完这个故事,内心颇有些触动。就想到了今天整个我们所处的行业变革,包括媒体。互联网就像那扇唯一点亮的窗户,有一个传统的女人在奄奄一息求救,女人不知如何自救,你也不知道如何找到那扇窗户,如何闯进那里,救出她。当女人不再说得出话,也许市民还会带着嘲讽:瞧瞧,死了活该。

找到并救活那个女人的消防队员成了英雄,如果他最后还是没有找到或者没有救活呢?他会成为这个城市的罪人,因为他的冒险。惊扰了全城人的休息与睡眠。所以摆在你面前的选择本质上只有两个:敢或不敢。

但是,这个故事的核心价值就在这里:

如果你真的想做一件事,你一定会找到一个方法;如果你不想做一件事,你一定会找到一个借口。

恐惧止于行动。

作者: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

相关文章

评论